•  

    盛達
  •  

    盛達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7   河南盛達資產評估有限公司     豫ICP備19000645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鄭州

地址:鄭州市中原區建設西路11號院1號樓1層附9號  
電話:0371—68966839   /  18237163017 
郵箱:
hnsdpg@163.com

>
>
古玉各時代鑒定特征
公司新聞
評估動態
法律法規

新聞資訊 News center

古玉各時代鑒定特征

來源:
網絡整理
發布時間:
2022/01/06

紅山文化時期,公元前4000年左右,距今已6000多年左右。1971年的紅山文化時期的玉龍全身黑漆古,而且黑漆古成塊如黑石,全身糟朽土吃不定,不見質地,透過強光此玉龍是否見質地我不知,此玉龍于質地干燥的內蒙古,入土5000多年成此形。紅山文化時期的龍形玦全身受石灰沁已變相,全身糟朽土吃不定,局部帶褐色土斑,不見質地,透過強光也不能見質地。

良渚文化時期為公元前3300—公元前2250年左右,距今已4000多年,從良渚文化時期的玉琮看(由于玉琮在土中受的色沁不同,所以良渚玉琮有不同的生坑情況)。早期玉琮受土沁質如黃色玉石、略帶紅色土斑,中期玉琮受石灰沁全身變相,糟朽較少,不見質地,透過強光在玉琮的邊緣是否能看到玉質也不得而知。三代古玉公元前200年—公元前221年,距今已二三千年,三代古玉粗看如石頭,細審如玉石,全身土吃土斑比例大,有的渾身石灰沁、渾身黑灤古。

秦漢古玉公元前221年——200年,至今二千年左右,秦漢古玉遠看如玉石,近看有玉性,玉身有土吃比例小,全身有土斑比例大,有的是滿斑。全身或局部黑漆古。

兩晉六朝古玉距今一千八百年左右,古玉已有玉相,有土吃土斑,也有少量玉皮,大部分有玉皮之古玉在玉皮處有開裂,全身或局部有較薄黑漆古。

隋唐古玉距今一千多年,古玉一看便知是玉,無滿斑,局部有土銹土魔,局部有較薄黑漆古

宋代古玉距今只有一千年,玉體上只有少量土斑和黑漆古。

明代古玉距今五百多年,玉就是入土后已無多大變化。

以上是看生坑、熟坑斷代的一般規律,當然還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還要看此玉器是于地勢低而又潮濕的南方還是于地勢高而又干燥的北方。同樣一塊生熟的玉器,如玉器表面是黃土可能是漢代漢代漢代漢代的,如是紅土那可能就是隋唐了。

六點鑒定方法:

有些是前所未有的新方法。六條作用可以互相轉換。

(一)工藝痕跡鑒定

談古玉工藝,主要是古玉加工工藝。其無外有兩大方面,其一為清以前至新石器時代的古代手工及半自動化工藝;其二為近代電動砣具工藝及砂袋、砂箱拋光工藝。新石器時代晚期,已發明手動砣具,拋光用解玉砂、獸皮輪砣、棉、麻布輪砣等,其特點為鉆孔多為喇叭狀,長孔多為對鉆而成,孔為中細,兩端大,孔壁可見粗細不等的螺旋紋,且表面光滑。機械孔壁則較規整,留有細密均等的螺旋紋,另外,孔口邊緣也可發現硼碴。這是穿孔鑒定重要方法。戰國鐵器發明以后穿孔則較規整,但孔壁螺旋紋還不同機械孔壁螺旋紋細密均等。新石器時代與商周之時拋光多用解玉砂、獸皮等為之。10倍或20倍放大鏡下可觀察粗細不均,但較為順暢的細凹線,間或也有雜亂無章細凹線,區別于機械拋光或仿照古法拋光的細密均等較為平行的細凹線。這種工藝是鑒定古玉真偽的重要方法之一。也是主要鑒定方法,望大家多觀察實物,多比較,需強調一點:必須用放大鏡才能觀察鑒定。

(二)氧化鑒定

這也是鑒定古玉極為重要的方法之一。氧化是指玉在各種自然環境下與空氣、水及其它物質所產生的化學變化。氧化有三種現象:一是鈣化程度輕重不一的雞骨現象;二是蝕孔、蝕斑現象;三是氧化嚴重成粉狀。從礦物學角度上看玉器,它的質地致密程度是不同的,也夾雜含有一些其它物質,在長時間的化學作用下質地弱的部分,特別是玉器表面可出現不同程度的浸蝕形成的小孔洞,有的口小腹大,在放大鏡下可觀察到孔內的化學變化形成的閃亮結晶體,這一點是目前任何方法都不能偽造的。再一種有氧化情況較重,通常在玉器表面鈣化形成白斑,程度輕重不一,但自然地覆蓋在玉器局部或全部,程度輕的,表面仍有光澤,嚴重的則浸蝕成粉末。重要一點是:玉薄弱部位通常氧化較重,火燒假玉器就不這樣。目前用酸類物質浸蝕偽造的玉器,其表面通常呈大面積凸凹不平的浸蝕,蝕孔、蝕斑明顯,可以說砣工化盡,這樣處理的古玉其蝕孔常常是外大里小,無結晶體,呈斑駁狀。此種方法需注意的是,有個別作偽者利用天然氧化成的玉料作成器,這需從加工痕跡上看氧化是否具有普遍性。

(三)凝結物鑒定

包漿通常是指玉在各種環境中,由其它物質在玉器表面粘附形成的一種物質,主要有三種形式:一是土壤中可溶性礦物凝結物;二是玉器表面粘附墓土或腐爛雜物;三是傳世品上的污垢。這幾種物質都很微妙,顏色不一,通常是靠多年的對實物觀察所得。出土品的包漿是凝結在玉器表面的物質,這種物質在放大鏡下觀察也呈斑駁狀,有的是礦物質溶化后形成的;有一些是透明狀;有的則是墓土。無論哪一種,都十分自然,凝結較實,并伴有墓葬氣味,這種氣味有的即使刷洗也仍然有,這也是氣味辨偽的一個重要方法。假器就不是這樣,包漿松散,無墓葬味,無透明礦物質,即使有泥土包漿堅固的,也是膠一類物質所為,一燒、一洗即知?,F流行一種把古玉用細鐵絲纏上,放入土中數月或數年后取出,紅褐土銹可固結在玉上。但古玉很少與鐵一類物質共同存放、埋葬,只有一類玉劍具是如此。這樣的偽品有的竟然在一些拍賣行出現,并且在玉器上很明顯地看出用鐵絲纏過的痕跡。真不可思議!

(四)藝術水平鑒定

這也是最難仿制的因素。在中國玉器制作工藝史上,每個時期都有特點鮮明的藝術風格,不同時期有不同的藝術風格,而且,每個時期既有成熟的藝術,又有不成熟或成長中的藝術。熟悉各個時代、各個地區的玉器工藝水平是鑒定古玉的先決條件,這就要求我們不僅要看一些玉器理論書籍,而且還要多看玉器圖錄及博物館、收藏家的實物資料。另外,還要從歷史的角度去思考,列寧說:“對任何一個歷史問題的研究判斷、結論,都必須把這個問題放在當時的、具體歷史條件和社會文化中去考慮。”在古代玉器藝術水平中,成熟的藝術是當今難以仿制的,具體體現為那些藝術水平高的玉器更難仿制,鑒定起來也相對容易,正所謂有形無神。辟如漢代玉人物、馬、獸類,特別是圓雕作品,那種圓潤、飽滿、流暢的線條,迄今仍極難仿制??梢哉f,愈是技術含量高的大件作品,圓雕作品,器型復雜作品,愈容易鑒定。原因是制作難度大,容易留下破綻;相反,那些器形簡單的、藝術含量低的玉器仿制特別容易,鑒定起來更難。

(五)沁色鑒定

沁色鑒定重在學習理解古玉長時間在各種存放環境下與所接觸的器物之間的顏色變化,實則是實物現象,它所產生的自然質變到色變。我們通常叫“沁色”,如古玉存放于紅色漆器內,可能受紅色沁,黑漆則可能產生黑色沁,黃土內埋藏,則可能產生黃褐色沁。在強白燈光下觀察,沁色通常是在玉的接觸部位薄弱或自然解理、綹等部位所產生的。然后沿解理或裂隙部分擴大滲透,嚴重的可浸透全器,這叫“滿浸(沁)”,盤玩之后顏色鮮艷,大多沁色顏色由灰白變紅。重要一點是:通常情況下,真品沁色比較單一;顏色較暗,較亂的沁色和鮮艷沁色就值得懷疑了。真品即使玉有解理、裂隙,但不是接觸部位,不一定有沁色。采用化學或物理方法仿造沁色通常為滿沁。也有局部沁,特點是沁色較多,火燒偽沁并不一定在玉的薄弱或裂隙處進行的。通過強白燈光下觀察可知這一點。但有用高科技沿玉解理或綹處進行激光偽造沁色的。還有一點就是玉的存放環境干燥或玉質致密可以無沁。

(六)氣味鑒定

此種方法較不易掌握,玉器埋藏環境的不同,氣味也不同,大多有墓葬味、土腥味,還有傳世味。一般玉器氣味以新近出土最為濃烈,熟悉這種氣味最好的辦法是多嗅老窯陶瓷特別是新近出土的陶瓷氣味,尤以戰國、漢代陶器為重要,它們的氣味與同墓出土的玉器相同。此種方法僅限于新近出土或近期出土的玉器,對于鑒別那些偽造出土古玉特別靈驗,它們不僅沒有墓葬氣味,相反,有種刺鼻的化學氣味或單純的土氣味。此種方法要求我們多實踐、多對比,才有所收獲。但有一點需注意的是:帶有泥土雜物的玉器,不論早晚出土,必須有墓葬味,用水一浸或呵氣其味更大,反之,無味則必假。

古玉辨偽四誤區:

很多談古玉鑒定方法,常以下列方法作為主要鑒定方式。根據中國古玉出土的數量以及我們研究的水平,還遠遠不夠,特別是商至漢的玉器類型學還不完善,我們發現的數量更有限,每一次大量玉器的出土,都有一些新的器型、新的藝術風格、新的類型,所以,下列老生常談四點鑒定意見充其量,也只能作為參考而已。

(一)造型辨偽。

有些資料很強調這一點,其實原始藝術出自于民間,歷史上所有的玉器的造型,對于現代科技及民間藝人來說,仿制還不算太難。造型及某些藝術風格現在并不能作為辨別真偽的內容。但也存在某些特別精湛的造型的藝術品特別難仿,這就是所說仿品的“有形無神”了。難仿的是藝術水平,而不是造型。

(二)玉質、玉材辨偽。

其實,玉的質地與真偽并沒有直接關系,“千種瑪瑙萬種玉”,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古玉材都十分繁雜,每個時代,玉材都很復雜,《山海記》記載玉的產地有二百多處。只能說明的是:商周至秦漢,重要禮玉多用和田玉材,但也不絕對,也常伴有其它不明產地的玉類出土。特別是近年,高仿古玉基本不用玉粉及俄羅斯、阿富汗白玉。玉材不可用辨偽依據。

(三)紋飾辨偽。

千萬不要一遇到同種紋飾數量較多的玉器即認為是偽器,同一品種,甚至珍貴品種集中出土一批,也在情理之中,有些人眼中的古玉精品好象世間只有一件,只要看見第二件就說這是仿此制做。不要忘記,在商周秦漢數千座王侯貴族墓葬里,我們只由政府發掘了屈指可數的幾座完整墓葬。由各種原因出土的玉器大部分還都散存于民間,它基本上是不朽、不腐、不碎的。我們知道:當前古玉的高科技作偽都已利用電腦成像,玉器紋飾并不復雜,都比較容易仿出來,但也有未知新的紋飾玉器出土,也不值得大驚小怪。所以當前以“紋飾”不能做辨偽依據。

(四)風格辨偽。

很多人一眼望見形制特殊風格的精品,就不再細看,就不屑一顧地妄斷“偽品”。其實,不是形制超越時代局限所為的風格玉器的存在,是可以理解的,它是一種合乎自然規律的東西,不值得大驚小怪,不能以先入為主的思想去觀察玉器,很多朝代玉器類型學的建立目前還不成成熟。再重復一句:“數千座壟斷玉器的王侯貴族墓,我們只發掘屈指可數的幾座。由政府所掌握的玉器數量大概還不到古玉總數的千分之一。”這是不可爭辨的事實。每次發掘,我們都會看到新風格玉器出土,今后還會發現新的風格玉器作品,當然每個時代,有其特定風格,但這早被作偽者掌握。

人人超碰人人爽人人添